夹星饼干

于孤岛狂欢。

【叶王】穿过你黑发我的手

丧逼高中乐团设定*

01
   王杰希在夜自习开始的预备铃前一秒准时踏进了排练室。他迈过门口层层叠叠的乐器盒子,抬着琴挤过去的时候已经是满身的热汗。学生稀稀拉拉地练着曲子,今天是他们的第一节艺术课,指挥并不在,王杰希喘了几口气,感觉燥热略微平息了一些。抬头,猛然发现摆在谱台上的并不是大提琴一声部分谱,而是许斌的数学卷子。王杰希拿肘子怼了许斌一下:“胆子挺大嘿,不怕冯指过来搞你?”
  “嗨,这不是明天月考吗,老王你帮我看着点。”许斌头也没抬,以一个非常扭曲的姿势趴在谱台上奋笔疾书。王杰希问他:“那你拿谱子了吗?我的放在桌洞里。”许斌在书包里摸索了很久,很真诚地对王杰希说:“我也没拿。”
  王杰希感到了绝望。上一次感到绝望的时候,还是开学第一天发现自己的同桌是黄少天的时候。更令人绝望的是,这位令他感到绝望的同学的声音适时响起:“哈哈,王杰希,没带谱子吧!要不要看我的啊,真是意想不到,我和你排练的时候也隔得那么近,真是缘分啊!”
   为什么单簧管会和大提琴坐在一起,王杰希想,冷漠地拒绝了黄少天递来的谱子。“谱子就不用了,能给个标准音吗?”王杰希问。黄少天豪爽地拍着胸脯说没问题,刚吹出半个音哨片就裂了,屁滚尿流地跑出去换新的了。
      生活,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意外会在什么时候发生。王杰希调完弦,惊喜地发现他的松香还放在自己的书包里,他只得再一次穿出层层谱台和乐器盒子,仿佛经历了一场神庙逃亡。走廊比排练室凉快了不少,王杰希长出了一口气,月亮柔美的光辉从窗子涌入,映出了地上两个人的影子。
   “我操!”王杰希大叫一声,手中的松香在地上摔得粉碎。“抱歉,吓到你了。”一个声音响起,语气中却没有什么歉意。王杰希抬起头,他身侧站着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皮肤很白,手上夹着一个棒棒糖,正蹲下身,想把地上的棕色碎块拾起来。王杰希忙摆摆手:“不用捡了,我换一块新的就行了。” 
  男孩动作一顿。“那我赔你一块新的。”
  “不用了不用了,这本来也不管你的事。”王杰希摇头(他这一块松香二百二,他不想让同学知道他如此败家)。男生蹲在地上,半晌,朝他笑了笑,“你是大提琴手还是小提琴手?”他问。“大提琴手。”王杰希说,打量着这个没穿校服的奇怪来客,“你也是管弦乐队的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哈,我隔壁民乐队拉二胡的,来你们这儿看看。先走了哈。”男孩打了个哈哈,摆摆手就离开了。王杰希愣了一会儿,直到黄少天换好哨片过来叫他,他才回到排练室开始排练。
  回宿舍的路上王杰希把这件事和喻文州和黄少天说了。“不可能,”喻文州拿鼓槌敲了敲自己的肩膀。“新高一二胡只招了孙翔和唐昊,没有别的人了。”
  “那就是撞鬼了!”黄少天一把勾住王杰希的肩膀,换来王杰希的一声怒吼:“黄少天你热死了!”
  “少天,放开杰希吧,他两只眼都瞪得一样大了。”

  “……喻文州你也闭嘴。”
  他们一路打打闹闹走到了宿舍,王杰希的思绪和声音一样,渐渐地飘远了。

02 

  王杰希没想到第二天就又见到了那位同学。全班四十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在黑板上写下“叶修”硕大二字。班主任慈祥地把叶修领到座位上,这时上课铃响了。等到下课的时候,教室陷入了一片死寂,王杰希意识清醒前最后一秒看到的是叶修挺拔的背影。为什么第一节课要上数学呢,王杰希想。
下午体育课的时候,叶修才跟大家熟稔起来。苏沐橙把叶修从篮球队里拽了出来,叫他给女生们当羽毛球陪练。“这个叶修看起来跟苏妹子很熟啊。”黄少天擦擦汗说。
  “很酸啊少天。”喻文州笑眯眯地把他黑乎乎的左手拍在黄少天左肩上。其他男生也三三两两围了起来。“这个叶修是上一届的学生,高一去参加比赛了,因此休学一年。”张新杰扶了扶眼睛,“叶修是上一届首席,和苏沐橙一个老师。”
  “我知道!”张佳乐从张新杰身后钻出来,“他不是去参加了梅什么因大赛吗,当时还上报了。”
  “艺术家,真正的艺术家。”孙哲平啧啧称叹。“不过我猜他是没拿到奖,否则怎么还在这里呆着。”
  “唉……真是,好了好了再来一轮,马上下课了!”
  王杰希朝着不远处望去。一阵微风袭来,叶修打出去的一个球歪离轨道。对面的女生立即欢呼一篇,他笑了笑,表情看上去内敛又和煦,既不像艺术家也不像异术家。
  王杰希想,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但他的思维还未来得及发散,就被一个呼在后脑勺的篮球打断了。黄少天操场的另一端发出了笑声。

  加入了新同学之后,学习生活也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吃,睡,上课,周二周四的例行排练,唯一一个特例是叶修。他走读,也不参加任何排练活动,但在苏沐橙的引荐下,迅速和班级打成了一片。“这个叶修到底有什么好的!”黄少天几欲拍案而起,苏沐橙立刻回过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他瞬间秒怂,缩回位子上,上课偷偷给王杰希传小纸条:“靠苏沐橙这个死女人!”
  但没过几天,他和叶修就称兄道弟搞到了一起,并单方面解除了与王杰希父子关系(王杰希:我从未承认过这种关系)。叶修有时会在王杰希走过来收化学作业的时候陶侃几句,再被他不咸不淡地怼回去。
  “交作业吧。”王杰希把叶修手里没写完的练习册抽走。“二胡表演艺术家。”
  叶修眨眨眼睛,慢慢地把自己的脸埋在臂弯里,只露出弯弯笑眼看着他。“通融通融呗。”他说。王杰希似乎被那截白皙脖颈闪到眼睛,后退几步,嗖的一下跑走了。
  03

  自此后那段白皙脖颈时常浮现在王杰希的脑海里,黄少天与苏沐橙吵架时会出现,或是在半夜宿舍群聊时出现。有天喻文州他们聊到了哲学,那抹白色又冲进他脑子,王杰希手捧《三体》,大睁眼睛,觉得是某种超现实主义的暗喻。
   第二天早自习,王杰希昏昏欲睡。黄少天正战战兢兢地把一个便利贴粘到苏沐橙背上。苏沐橙本人丝毫不觉,解开头绳把高马尾披散在肩,绸缎般、染着茉莉香气的发丝落在黄少天手上。黄少天吓了一跳,回神后只觉心跳飞快。
  “事情就是这样。”黄少天手舞足蹈地说,“靠王杰希你别睡啊,帮我分析一下为什么会这样。”
  王杰希的头几乎要垂到了桌洞里,他努力撑开左眼的上眼睑,“你等着,我在梦里帮你。”两分钟后,黄少天第二次把他摇醒,王杰希的左眼睑颤了又颤。“神给了你指示。”
   “什么?”
   “hail hydra。”
   “你搞咩啊你!”话没讲完,物理老师走了进来。在他声音忽高忽低、唾沫星子飞溅的课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黄少天给王杰希传了一个纸条,正面写着:
   《穿过你黑发我的手》 
   作者    黄少天
   下课的时候黄少天把王杰希拖到了角落里。“怎么样?”他问。
  “你知道这是一道菜名吗?”王杰希说,“海带丝炖猪蹄,淘气包马小跳里写的。”
  随后他遭遇了黄少天长达两小时的言语控诉,并被迫包下黄少天明日三餐作为精神损失费。“我是被自愿的。”王杰希说,喻文州已经笑到直不起腰。

  04
  因为上课的睡眠质量过于优良,王杰希夜不能寐,用手机连校园网WiFi听网易云电台,界面显示距离他1.1公里远有一位直播的朋友,封面是一块巨丑的蓝布。
  他点进去,观众很少,评论寥寥无几,琴声从耳机流进他的耳朵里,有一点孤寂的意味。王杰希自认水平不算菜的抠脚,但混进高中乐团也属勉勉强强,平日观赏基本只听音准和节奏,对内涵情感一窍不通。但在此刻,他听到了音符中波浪般汹涌的情感——壮阔、孤独。心神激荡中困意渐渐袭来,他在临睡前给主播发了条私信,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猛然想起来:封面不是学校发的桌布吗?
  后来有几次黄少天请王杰希给他的诗进行润色,被婉言拒绝。在古典音乐的滋润下,王杰希的睡眠质量得到质的飞跃,平日讲话不吐脏字,语气和缓,黄少天见他面色红润,立刻大声地问:“老王啊,我看你半夜对着手机看视频发笑,是不是喜欢上哪个女主播啦?啊呀别把年轻当资本,熬坏了身体……”
   王杰希心虚地捂住黄少天的嘴,余光瞥见叶修回头望向这里,一来,带手机是违规行为,二来,他有了一点隐秘的猜想。他面色沉静,带正义凛然之气,黄少天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只是看游戏实况而已,五个莹草刷御魂十,岂不美哉?
  晚上王杰希在对方拉琴歇息的间隙给他发了私信:你的封面很丑。他换了一个新封面,一个不太对称的纸杯蛋糕。过了一会,从话筒那边传来低低地笑声。“我觉得不对称的挺可爱。”他说,“另外,你的头像也很可爱。”
   是叶修的声音。王杰希的脸蔓上些热度,他的头像是弟弟给他画的一个大小眼兔子,很有超现实主义的风格。过了很久,叶修像是在等他的答复,王杰希缓缓发过去一行字:当时为什么不继续比赛?
  家里不让,退了。
键盘敲击声传到耳朵里,说得轻描淡写。王杰希一时不知道该讲什么,后天喻文州约了打游戏,你来吗?他问。
  不了。上课,一对一,仨小时。
  王杰希其实还想聊,但强烈的疲倦席卷了他的思维。临睡前叶修同他道了晚安,王杰希突然感到了一种隐秘的快乐:没有人知道他与叶修彼此心照不宣的聊了一年多。这种快乐渐渐开始发酵,变成透明的泡泡,把王杰希裹挟进意味不明的梦里。
  第二天王杰希在体测的时候晕倒了。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正躺在医务室的床上,头顶一块湿毛巾。门口似乎是叶修在与校医说话。
  昏昏沉沉中叶修坐到了他的床头,他的气息吹拂在王杰希的脸颊上。叶修要做什么呢,王杰希想,心跳却忍不住加速跳动。
  叶修伸出了手指触碰王杰希的脸颊,他的手上有练琴形成的薄茧,带着秋天的凉意。他的手最终停留在王杰希的发丝中,一点一点理顺王杰希汗湿的发。
  王杰希在那一刻浑身颤栗,他几乎克制不住落泪的冲动,任由心中的洪水将他吞噬。

  05
  在后来的几天里王杰希变得很暴躁。人,不能说弯就弯,他想着,学习能给我快乐。做了一道生物,百思不得其解,怒叫黄少天给他讲题:“为什么一号和七号的儿子既得血友病又得色盲又是白化病的概率不是四十八分之一?我算了八遍了!”黄少天瞥了一眼,换上怜悯的语气:“唉,老王,你真是压力太大。两个方块,两个方块哎,都是方块,哪来子代?这种题一眼就排除了嘛。”
 
王杰希心态崩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王杰希接受了残酷的现实:他是一个gay佬,并且喜欢叶修,他也说不清哪者更令人绝望。高三的时候课业繁重,他在间隙里冷静的搜寻成都的大学,并安慰自己,都可以做出导数了,人生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话虽如此,他很久不敢直视叶修的眼睛。夜深人静时,叶修的一举一动在他脑海里过电影般回放着,渴望得出一点点令自己欣喜的回答。
  想太多了。王杰希闭上眼睛。
  再到高三的某一天,叶修的电台也停播了。更多的时候,王杰希会看到他穿梭在习题册与各个老师间,一点点把自己的排名提高。走出考场的时候,他看到叶修在鲜花簇拥下被父母送进车子里,并一路远去。
   就这样吧。王杰希对自己说。
  等再次回神的时候已经站在了毕业典礼的讲台上。同学们哭着笑着,互相留着纪念。王杰希拿着那份写了三十九个同学签名的纪念册走的叶修面前。“想考到哪里?”叶修问。
  “R大吧。”王杰希说。
  “我没猜错。”叶修露出了一个笑容。他在口袋里左翻右捡,掏出了一个手链。“这个送你。”
  手链上挂着一小块松香。王杰希的思绪飘到三年前的那个夏夜,“王杰希。”叶修叫他,“我父母同意我去维也纳学音乐了,开学就走。”
  “那时候每天晚上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我以为我反抗了全世界,其实我拥有了全世界。无论如何,谢谢你,祝你前程似锦。”
  说完,叶修头也不回地走了。他的身影淹没在人群中,像要步入远方天际无尽的星辰。王杰希手中的热度快要将松香融化了,他迈开步子,越过层层叠叠的人,脚下踩得似不是人造草地,而是他荆棘遍地又明媚无比的未来。王杰希大口喘息着,终于,他看到叶修正背对着学校大门的身影。
  “叶修!”王杰希大喊道。

  06
   王杰希睁开了眼睛。“醒了?” 有个声音问他。“多穿点衣服,降温了。”王杰希睡眼朦胧地朝左边看去,叶修穿了件卡其色的毛衣,白皙的手握住方向盘,头发软软地垂在额前。
  “梦到了点高中时候的事。”王杰希揉揉眼睛。“希望等会黄少天不要和梦里一样聒噪。”叶修笑了一声,说王杰希是在做白日梦。“你这么说,等会叙旧的时候不告诉你。”
  “怎么,有小秘密啊。”王杰希看着叶修吃味的表情有点得意。
  不过有些事情叶修真的不知道,比如方锐有次上台演出没背过谱子,把谱子粘到了许斌的背上;比如喻文州可以不使用右手判断电流方向;比如他物理大题因为跳步经常被老师骂……
   王杰希忆起童年时期落在门前石板缝隙间的雨滴,这些雨水慢慢汇聚成溪水,清泉,奔流而去,只为了寻找重点。人也一样,要寻得归宿,要汇入江河湖海。
  而叶修,就是他的江河胡海。
  王杰希伸手去触碰叶修的发丝,提前感知到了一点秋日的凉意。而此时,叶修也偏偏望着他,倒映出来的,是两个人的柔情似水。
   “有个秘密。黄少天当年写过一首情诗,但只有四句话。”王杰希说。
   “偷偷告诉我,我绝不到他面前炫耀。”
   王杰希笑了,他想起那张物理课上的小纸条,上面歪歪曲曲写着的几行字:

   穿过你黑发     是我的手

   穿过我心  是你的柔情

——————————————————fin。

评论(8)
热度(80)

© 夹星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