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星饼干

于孤岛狂欢。

【EC】《1943》哨兵向导&中篇 2.0

前文01

 

Chapter 2.

1943年3月5

荒谬。太荒谬了。他的话语无疑是重磅炸弹。我的所闻、所知、所感,,皆与以往不同。……世界以一种全新的角度被我审视。伴随着能力与痛苦而来的一个问题:我究竟是什么?他没有解释。‘一种全新的分类’他这样说。

这一段字迹潦草,涂改甚多,恐惧与慌张显露无疑。

历史老师的脚步有向他移动的趋势,Pietro把日记本藏到课本下,摆出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

所幸他只是瞥了一眼,注意力立刻放回书本上去。“哨兵向导的初次发现始于本世纪40年代初,Xavier教授提出并完善了这一概念。1945年,他将哨兵向导划分为四个等级。最高级别的哨兵,目前只有一位,隶属于Stark大厦;最高级别的向导,目前也只有一位——”他顿了一下,“Xavier教授,你们的生物讲师。”

台下发出意料之内的惊叹声。Pietro环顾四周,大部分同学开始埋头记笔记,左边的Kurt工工整整地写了三页纸;右边的Remy 趴在桌子上,侧着头,露出甜美的微笑。Pietro把他的历史书抢救出来,口水渲染了很大一块面积。

相比物理,历史显得美妙生动,如果历史老师不每节课都摆个臭脸的话;要是下节课是数学课,他的脸色会更臭,并拖堂直到数学课开始十五分钟。Pietro赶上了好时候。数学老师的表情大概十分精彩,他的墨镜挡住了一部分揣测。

总之,Pietro陷入了新一轮的挣扎,并在第五分钟的时候被完全击败——毫无悬念。

他醒过来的时候,教室差不多空了,他和Remy脸对脸趴在桌子上。揉揉酸痛的腰,Kurt还在奋笔疾书,Warren,抄着兜站在他旁边,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你好了吗?”

“马上。”Kurt鼻子上沁出了汗珠。

 “你已经晚了。我们还有约会。”Warren凑到Kurt面前,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耳语:“还是你希望我现在就吻你?”

Kurt瞬时之间就红了脸。“抱……抱歉Pietro,能帮我记下笔记吗?我……”他话还没落,已经被Warren连拉带拽拖走了。

Pietro叹了口气,认命般地抄写满黑板天书一样的公式。学校里结合的哨兵向导并不稀奇,三年级的Warren即将面临毕业考试,成绩合格,他会遣往stark大厦就职;如果Kurt不想忍受一年的空窗期的话,必须得努力才行。

Pietro就全无烦恼。虽然是二三年级统一参加考试,二年级能通过的大多数都是为了陪伴自己即将毕业的伴侣。他光棍一条,数学很烂,也不是个出色的向导——除了打牌的时候偷窥Remy的脑子之外,没发现自己的能力有更大的用武之地。

无论Kurt如何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审判日还是到来了。Pietro的旁边还是Remy,他们无视了监考老师满腔的怒火,十分默契地一同交了白卷。

第二模块是能力测试。一楼大厅里两个人恭候多时,女性为哨兵,整齐的军装和长筒靴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材;她的男性向导,金属左臂惹人注目,五官深邃,湖绿色的眼睛里渗着冷意。他们胸前都别着牌子,分别写着:黑寡妇,stark大厦;冬日战士,神盾局。

“哨兵请到我这一列。”女哨兵说。

 他们像沙丁鱼罐头一样重新排列。Pietro和别人随着向导鱼贯而入一条走廊,坐在长椅上等候着,一个接一个进入那间小小的“数据检验室”。

Pietro排在队伍的后面。直至日暮将沉,前一个学生才一脸凝重地从屋子里走出来。冬日战士站在门口,Pietro两只脚迈进去,他便紧紧关住了门。

外面的声音被完全隔离,静得能听清自己的心跳声。桌子上放着一顶头盔,数条导线盘旋缠绕至另一端的主机。冬日战士为他戴好检测仪,屏幕上显示出稳定的脉冲。

“进入别人的思维导图,这是你的任务。”

“……谁的?”Pietro小心翼翼地问。

“随便的任何人,数目越多越好。”他说,“我的除外。如果你不想这次没有成绩的话。”

冬日战士坐回到屏幕前,不再给Pietro任何问话的机会。Pietro吞了口口水,闭上眼睛,感受到一丝忐忑。

他把精神触丝伸出去,踌躇了一会儿。该怎么做呢?

他鼓起勇气,向着四周延伸。它们越过了墙壁,一年级的孩子们在操场上嬉笑,网状物迸发出微弱的、喜悦的电流。他又越过了森林,树木合为一体,交响乐一般的颤抖着。像一株汲取阳光的藤条,蔓延到人潮涌动的地方;他看到那些相互拉扯、撕裂的触丝,层叠,弯曲,交汇,构成一个个庞大的体系,如同穿越永无尽头的迷宫,他感受到了兴奋、快乐、悲伤、痛苦、嫉妒、欲望。

他在尽头看到了湖。

群山层峦,把湖拥了起来。他走过去,湖倒映着天的颜色,比世界上最纯粹的宝石还要蓝,这是谁的归所,这是谁的记忆,他并不知道,水面平静无波,像是从来没有人来过这里一样。

Pietro睁开了眼睛。

机器仍然在处理数据,Pietro摘下检测仪,同向导道了别。Remy已经在门口等了他好一会儿,Kurt被Warren接走了,说明接下来的晚餐时间只有他们二人一起度过。

晚饭后Remy多喝了几杯酒,就醉醺醺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Pietro趁机使用了一下他的向导能力,发现Remy满脑子都在猜他内裤的颜色,于是恼羞成怒的Pietro抛下他自己回到宿舍。

宿舍的灯是亮的,也许是Warren良心发现肯放Kurt回来住了。他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没有发现德国小子的瘦高身影,十分意外地,轮椅的一个轱辘映入他的视线。

“抱歉。”Charles说。“我吓到你了吗?”

“没有。您……您等我很久吗?”完了。Pietro想,教授都找上门来了,一定是数学考试交白卷被他发现了。他搜刮脑内选择合适的话,半天也没有选出合适的理由。

Charles从夹子里取出了一叠纸。:“你知道自己考试的成绩吗?”

“不知道,教授,但是我大概清楚……吊车尾什么的。抱歉,我不应该数学考试交白卷的,我一定好好努力,下次考一个好点成绩,至少三十分——不五十分。”他愧疚地把头垂了下来。

“……我并不知道你数学考试交了白卷。”

“啊?”Pietro惊讶地看着Charles,“那您为什么来找我?”

Charles没有接话。他从纸页里抽出一张,摆到Pietro面前。他看到自己惨不忍睹的第一模块的成绩,而第二模块列举了一堆密密麻麻的数据,最后的判定结果上,用红字写了一行字:

向导能力:X级别。

“Pietro,你在测试中一共进入了127个人的精神导图。比其他向导加起来的总数都要多。”他顿了顿,“甚至——你进入了我的。你所看到的那片湖,就是我保留在深处的精神图景。”

Pietro的心一点一点沉下来。“教授,您想表达什么。?”他颤着声问。

“目前已知的有三位X级别向导。最早发现的Xavier,也就是我,目前刚刚得知的,也就是你,Pietro。”

他像是不愿意说下去那样,深吸一口气,正视着Pietro的眼睛。“还有一位出现于五年前,Wanda Maximoff。”他说,“你的姐姐。”

当那个熟悉的名字从Charles的嘴里吐出时,Pietro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他全身发抖,血液加速不断的从心脏泵向四肢。

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信息,是惊异于自己的能力,还是应当质问为什么教授会知道了无音讯了五年的姐姐的消息。他不知道姐姐因何入狱,那些政府的人简简单单抛下一句“她犯了罪”,便把唯一的亲人从自己身边剥离。

他转动轮椅。“事实上每次结业考试都是我最痛苦的时候,我甚至希望你们考差一点儿,这样就不必进入那些地方,不必面对战争与硝烟。把你送过去,这对我来说太苛刻了——你明明很喜欢文学。”

Pietro用手捂住自己的脸。“我的姐姐,她怎么样了?”

“我的权限不足以让我探询她的近况。”

Charles伸手,把Pietro搂进自己怀里,他的头枕在自己的两膝上。“Pietro,你不愿意,我会和神盾局协商,让你在学校里直到能控制能力为止。你想要真相,我会竭尽我所能的帮助你。”

Pietro啜泣了一小会儿。“我想Wanda了。”他说。

“好。”Charles说。“我永远都是你的老师。”

 

第二天的清晨并不明媚。Pietro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和他的朋友们道别,就坐上了神盾局的专车。

他的行李并不多,那本紫色皮的日记本也算在其内,但是他现在早已没有了看它的心情。

汽车的后轮扬起了一阵尘土。街边的拐角处,雾气散尽,一对男女伫立在街道旁,看着车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女人偏了偏头,看向身边身材修长的男人。“猎物上钩了。”她说。“你打算怎么做?”

一阵风刮起了男人风衣的一角,他呼出一口气,在冷风中变成一团白雾。

“毁掉他。”他说。

————————————————————fin————

請叫牌皇睡神。

大家trustme!这篇真的是ec!快银只是个吃瓜群众,下一章就是查视角了!

冷漠。越写越像万银。

评论(6)
热度(34)

© 夹星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