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星饼干

于孤岛狂欢。

​【EC】《1943》哨兵向导设定&中篇(01)

之前一直写小段子的我终于打算写个中篇,很正经只是想证明我也好单纯毫不做作。

观文注意:

哨兵向导世界观,部分有私设。

全文时间线与真实历史事件没有任何关系。

大概是混合同人……?毕竟美队铁人冬兵啥的都被我算成出场人物了……

以下正文。

————————————————————————

chapter  1

 “好的,Maximoff先生。”对面的年轻人推推眼镜,笔在档案表上飞速移动,“您的觉醒能力是……”


“向导。”Pietro从包里取出了一份报告,递给 McCoy先生。


他的双手安放在桌上,手指绞缠在一起,当McCoy翻开那发黄、落满灰尘、因潮湿粘连在一起的纸页时,显得更加局促不安。


所幸McCoy只是皱了皱眉头,“你12岁向导能力觉醒,现在才来入学确实晚了些。”他紧接着又说:“——当然,也不算太晚,只是你和二年级的学生上课,会显得……呃,比较突兀。”


Pietro松了口气。“我不介意这个。”他说。


“这样最好。”McCoy温和地笑了笑,“至少你不用面对三年级老师出的数学题,学生都鬼哭狼嚎的。”


Pietro符合时宜地露出笑容。

McCoy翻了一页纸,和他聊了聊家庭状况:父母都是普通人,大了四岁的姐姐,是向导,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家人。


McCoy想起了开学报到被家长熙熙攘攘围住的孩子。他环顾四周:“你的亲属呢?他们没有来送你?”


“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Pietro低下头。“我的姐姐三年前进了监狱……她做了错事。”


McCoy怔住了。他推推眼镜,很久也没有选好恰当的措词。“……我很抱歉。”他轻声说。


Pietro看到了男人眼里真诚而外露的安慰与歉意,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接着McCoy把档案夹收进包里,领着Pietro取他的学生牌和课本。


“叫我Hank就好。”他说,“我负责二年级的物理。等会儿你能赶上X教授的一节课,插班生会比较辛苦,如果听不懂的话,你可以先到一年级试试。”


Pietro想象自己和一群小毛孩上课的场景,有些头痛。


他们穿过盘旋而上的楼梯,棕色的木质地板在踩下去的时候发出厚重的闷响,灯光是昏黄的,Pietro借着看清了墙上的画,临摹的梵高和莫兰迪。寥寥几幅,色彩拙劣,立体感不足,大概是学生的作品。


二楼是二三年级的教室,Pietro透过门上的窗户,看到三年级的学生正埋头苦算,黑板上是一连串看不懂的公式,其余三个班分别是物理,生物,化学,Pietro扫了一眼,直发晕,想老师们写的东西大概是是希伯来语。


Hank蹑手蹑脚地捏开后门的扶手,带着Pietro坐进教室的最后一排椅子。颜色各异的后脑勺,正对着他,说明它们的主人上课时如此专心致志。他们的目光摄向黑板,讲台上的双螺旋模型挡住了Pietro的视线,他侧了侧身子,看到了这节课的讲师。


“尼科尔棱镜所允许通过的光波被称为平面偏振光……”


 他大概三十岁左右,吐字圆润,声音优美,浓浓的书卷气。他的左手举着一本绿皮书,把书上的讲义逐条逐条的讲给学生们听:


“手性碳原子所在分子表现不对称性,接下来我们将以甘油醛作为范例……”


他控制轮椅向黑板近了些,在黑板上写出一个并不复杂的分子式。


Pietro看到轮椅的一瞬间,心脏狂跳了一下。


他对这位温文尔雅的教授无法不产生好感。他无法遏制住自己的脑子去思考残疾的成因,什么可怕的事降临到和蔼可亲的教授身上,他试图捕捉端倪——但一无所获,教授的眼里没有一丝一毫颓废和沮丧。


出神的间隙,课已经结束了。学生三三两两和教授道了别,等到教室快走空的时候,Charles才有空向他们走来。


“欢迎来到这儿,”他说,“二年级的课程能跟得上吗?”


“还好。”Pietro其实听得一头雾水,他对自然科学并不感兴趣,但他想在教授面前留个好印象。


教授似乎看穿了他心里所想。“就算有不会的也没关系,可以随时来问我。”Charles笑了一下,长辈关爱孩子的那种温柔笑容。


Pietro扭扭捏捏地道了谢。他这才发现教授其实非常英俊,一种不具侵略性的美感,像油画里施以远景的朦胧模糊的色调,非常柔和。


“今天下午就没课了。”教授说,“你可以四处转转熟悉一下,校园很大,别迷路。”


Pietro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Charles把目光转向Hank,Hank拾了把最近的椅子,面对教授坐下,他们之间相隔了一张木质桌子。


“大厦那边还是不同意您的请求。”Hank说。


Charles皱了下眉头,“如果能被轻易说服的话,倒不是Rogers的风格。只是我的学生们,他们前一秒还在学校里图书,后一秒就被送上战场,保家卫国,这未免有些过于——”


“过于残忍。”Hank接上他的话。


Charles澄澈的蓝眼睛涌动着复杂的情绪。“他们还是孩子。”他说。


“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注定的。我们生来就是为了战斗,杀戮……”


 “没有人生来是为了什么。”


 他们陷入了短暂的静默。Charles揉揉眉心。“我去跟Stark沟通一下,Rogers至少能听听他老师的话——给他们一个缓冲期,现在又不是什么战火纷飞的年代。”


Hank点点头。


 

 

Pietro置身于一条林荫小道。这里很幽寂,有几个学生坐在长椅上温习功课,偶有书页翻动的声音。道路两旁是枫树,火红的叶子挂在树上,风吹过时发出沙沙的波涛声。道路的尽头是一栋建筑,群林遮掩下,只露出了它的大门。


这个时间段来图书馆的学生是很少的。图书管理员正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幸好口水没有浸湿那本摊开的法文词典。Pietro尽力使自己的动作悄无声息,馆藏内百分之七十都是有关科学的书籍,有关哨兵与向导的书又占了满满五排书架,被挤到一边去的,是哲学、诗集和小说。


他走近最靠里的一排书架,书架上落了薄薄一层灰,管理员大概疏于整理这一部分,又无学生问津。他踮起脚,把最上层那本《弗兰肯斯坦》抽下来,随即听到“啪”的一声,一本书掉在地上。


他捡起那本东西。没有书名,也没有编码,紫色的皮质材料包裹着发黄的纸,看上去非常古旧——没有任何年轻人会喜欢这种紫色。Pietro捧着它,脑海中闪过千万个念头:藏宝图、军事机密、上古时期的咒语?他万分忐忑地翻开了它。


第一页。


—— 1943年2月12日:收入:四分之三的工资。支出:一包烟。天杀的老板,又扣了我的工钱。我头痛欲裂。


Pietro笑了出声。这是本男人的日记。


1943年2月13日:流感吗?我应该去买点药。

 ……1943年2月15日:任何食物都会被我吐出来。我怎么了?

……1943年2月19日:医生找不到任何问题。


Pietro屏住呼吸,翻到下一页。


1943年2月27日。”

我又看到他了。即使通过我的窗子,那么遥远,他的面孔还是那么清晰。他一如既往地温和、冷静、彬彬有礼、待人友善,冲与他打招呼的人微笑,就像他曾经对我微笑那样。但我已时日无多……诸般磨难强加于我身上,遇见他是我对上帝唯一的感激。

Pietro继续往下看。这个可怜的男人。他想。

1943年3月1日.


这是这一页的最后一次记录。


——“他救了我。”

————————————————fin——

注:教授所说的话全部摘自《生物竞赛讲义》。

我尽力了,写这种东西有种很无力的感觉......毕竟专业知识不够...

评论(6)
热度(52)

© 夹星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