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星饼干

于孤岛狂欢。

瓦坎达日志1.0

  时间设定为美队三之后,修改了一下,打算写个系列文。
少量叉男人。

  以下正文。

PS:请勿在饮食时观看,可能会引起稍许不适。

——————————————————————————————

[一]

   冷冻仓的门缓缓打开,冬兵踌躇不前。

  “怎么了?”特查拉问道,“你还想和队长说几句话吗?”

 “不是的,”冬兵严肃的摇摇头,“我想起来了,我习惯在冰冻之前上个大号。”

 [二]

    冬兵的大号最终还是没有上成。

   “不好意思,”黑豹抱歉地说,“舱门已经打开了,你最好赶紧进去,这个每开一秒钟都要花好多钱的。”

 “我恨你。”冬兵抛下了他入舱之间的最后一句话,“你根本无法理解一坨翔待在肠子里十年的痛苦。”然后脸色发绿的变成了一根老冰棍。

[三]  

  美国队长十分郁闷。

 他青梅竹马的好基友被冻起来了。冻起来也就罢了,就连冰冻之前的最后一个愿望都没有帮他实现。

 他只想上个大号而已。队长在心里痛苦地呐喊。

  他没有去质问黑豹——毕竟金钱的消耗是事实。他盘点了一下神盾局给他发的工资和五险一金,觉得还是去投奔托尼斯塔克比较好。

  自我谴责和自我怨恨日益加剧,以至于美国队长每每上厕所的时候,都有一种浓浓的愧疚感。

“你和队长在瓦坎达过得怎么样?”许久不见的黑寡妇发来了讯息。

“还不错。”猎鹰很快回复了她,“就是队长每次上厕所都唉声叹气的,我怀疑他最近肾虚。”

  [四]

  旺达恋爱了。

  正直的美国队长苦口婆心地通过视频软件劝告她:“你们都还不够成熟,等到你们大一些的时候,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好吗?”

  “不!”旺达紧紧搂着幻视,哭红了眼眶,“你不能拆散我们,幻视还是个宝宝!”

“幻视是宝宝,难道bucky对我来说不是宝宝吗?”美国队长激动得声音都拔高了几分,“bucky是最可爱的宝宝!可我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冻起来,他感受不到我的触碰,感受不到我对他说的话,感受不到我的爱,就连——就连想上个大号也不被允许!”

 猎鹰表示:captain,最后半句话可以不加上的,辣耳朵。

[五]

  被旺达气疯的美国队长决定回去一趟。

  临走时他把照料bucky的事情托付给了猎鹰 ,“多谢你了,也不用很麻烦,陪他说说话吃吃东西就行。”Steve说。

  尽管百般不情愿,作为美国队长的迷弟,Sam还是一口应承下来。“没问题,都交给我。”

  冷冻室里的所有电力都供应给了冬兵的冷冻仓。猎鹰看不清冬兵的脸,搓了搓手,把一根蜡烛放在地上,点燃。旁边放上两个碟子,一盘是黑布林,一盘是手撕鸡。

  

  Sam试图寒暄一下,“呃,你知不知道队长最喜欢的内裤品牌是什么?”但是冬兵一如既往的沉默,毕竟他要是能开口说话那就他妈的见鬼了——猎鹰想。

  于是当Steve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幽幽燃烧的蜡烛旁,摆着两个碟子,里面摆满了食物;Sam的脸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显得十分阴森,正喃喃自语着什么...

  美国队长:“......”他觉得有点儿冷。

[六]

猎鹰表示陪冬兵虚度光阴这种事情他再也不想做了。

  “我一个月胖了十二斤,”他懊悔地说,“我没想到李子和鸡肉的热量那么高。”

[七]

  与此同时,X教授正在授课。

“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是能否使用工具......”

  历史课总是有点无聊,皮特罗昏昏欲睡,直到身边的沃伦拿笔戳了戳他,“醒醒!教授叫你回答问题!”

  皮特罗秒速清醒。查尔斯声音很温和,微微皱起的眉头还是显示出了他的一丝不高兴,“皮特罗,请回答我,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是什么?”

皮特罗很懵逼。他是个理科生,历史向来是挂了也不管。看着查尔斯越来越严肃的表情,皮特罗冷汗直冒,幸好好心的小夜魔在他身后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皮特罗一脸很有信心的样子,“根本区别是能否直立行走。”

  查尔斯举着自己的轮椅摔了过去。

[八]

  伤心欲绝的X教授决定不想理这帮熊孩子了。他要出去旅游。

  万磁王举双手赞同。毕竟他很久没有过二人世界了。

  他们来到了瓦坎达。特查拉热情的接待了他们,并领他们参观了一下自己的宫殿。

  “这是我们国家的吉祥物。”特查拉拍拍冷冻仓。

  美国队长:“.........”

  查尔斯顺手脑了一下冬兵,随即一脸发绿的望向美队和黑豹。

  “你们多久没让他上厕所了?”查尔斯义愤填膺地说道,“他还在控诉你们,他诅咒瓦坎达所有的男厕所全部堵塞!”他喘了口气,“Steve上厕所的时候除外。”

  猎鹰默默地放下手撕鸡,他需要耳塞。

[九]

  冬兵被唤醒了。

他痛痛快快地上了个大号,腰不酸了,腿不麻了,神清气爽。

  还有五分钟他就要重新进入冷冻舱。美国队长巴巴地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不舍和忧伤。

  “还有五分钟,我又要失去你了。”Steve低下头。

冬兵鼻子一酸,像是摸大金毛一样揉了揉Steve的头发,“别这样,伙计,我们会一起到最后。”

  Steve眼眶红红,“以前,九头蛇,他们也是这样对待你的吗?”

  “不,他们专业多了,”bucky耸耸肩,“他们不但会给你上大号的时间,还帮你掏耳朵剪指甲修鼻毛刮刮腋毛什么的......”

  Steve一脸被恶心到的表情。

冷冻舱的指示灯亮了。美国队长的表情在顷刻间变得那么悲伤和绝望。他看到bucky笑嘻嘻地凑过来,那张他爱了九十年的脸在他的视线中不断放大,他的嘴唇凑过来,呼吸搅和在一起。

  一个吻。

只是嘴唇之间的相互摩挲,却像是电流一般从Steve的嘴唇通往脊椎,再到四肢百骸。

  他呆呆地看着bucky在动作。

  良久,bucky向后退了一步。 Steve想挽留他,但bucky却只是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路已经到了尽头。bucky扭头,朝Steve笑了一下,和布鲁克林的时候一样,那个意气风发的帅小伙子,和现在重叠在一起。

    Steve摸摸嘴唇。

  想起五分钟前bucky刚上过大号。

   ——很好,这是一个有味道的吻。Steve一边泪流满面一边开心的说。

————————————————————

  陆续还会有2.0  3.0的。只要填上我脑子里的天坑。

  肠子疼。

评论(3)
热度(66)
  1. 学物史地不如粉盾冬夹星饼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不来一发么
  2. 学物史地不如粉盾冬夹星饼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不来一发么

© 夹星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