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星饼干

于孤岛狂欢。

【全员向】万磁王的101次表白


   又名:中二病也要谈恋爱。
轻度ooc,叉男+妇联,糟糕的排版。
以下正文。
——————————————————————
「一」
   万磁王打算向X教授表白。

  当然,这件事情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作为一个谈恋爱不如复仇,表白经验为零的单身狗,万磁
王决定找人咨询一下。

    “表白?”黑寡妇疑惑地望着他,“我从来没有跟别人表过白,都是别人追的我。”

   万磁王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二」
   “你们是谁向谁表的白?”万磁王问道。

   “呃...”美国队长看上去有些害羞的难为情,“事实上我们并没有表过白。你要知道我和巴基都认识九十多年了,我们是彼此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最后在一起也就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确实如此。”冬兵夸张地耸耸肩,“我们‘日久生情’,也‘日久生情’。”

    望着一脸茫然的美国队长,万磁王感觉飙着车的狗粮在脸上冷冷的拍。

「三」

  “你是怎么追到小淘气的?”万磁王问冰人。

“女孩子嘛,就是要哄她爱她宠她。”冰人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我就经常变点好玩的东西送给小淘气,她一高兴,就答应我了。”

  这个似乎还挺靠谱的。

  万磁王感动地想不愧是查尔斯教出来的学生,比那些复仇者什么的水准高多了。

  第二天一早,X教授正在准备上课要用的教案,镭射眼冲了进来,气喘吁吁、一脸惊恐地喊道:“教授,你快看外面!”

  查尔斯向屋外看去。万磁王悬浮在空中,和金门大桥一起。

  万磁王朝他邪魅一笑:“查尔斯,喜欢吗?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喜欢极了。”

  X教授温柔地扳正镭射眼的头,对准万磁王,然后摘下了他的眼镜。

「四」

  万磁王坐在复仇者大厦里的真皮沙发上,托尼斯塔克正在给他的新战甲拧上螺丝。

  “表白?”托尼头也不回,全神贯注投入自己的工作中,“托尼斯塔克一向奉行肉体的愉悦,不过倒是被人表白过。”

   “她是怎么做的?”万磁王问。

  “每天早上叫我起床,给我准备早饭以及难喝的蔬菜汁,帮我订外卖,协助我工作,查看天气预报,打扫房间,晚上帮我烧好洗澡用的热水。不多说话,偶尔嘲讽我。”

  “听上去很麻烦...然后呢?你们在一起了?”

“不。”托尼的手顿了顿,他垂下眼睛,“他离开了。”

  「五」

  英俊的年轻助教结结巴巴地说:“抱歉...兰谢尔先生,您怎么会想到问我这个?”

  “别紧张,我只是随便问问。”万磁王展露除了一个温和的笑容,露出一排排列整齐的牙齿。

  汉克脸红了红,“就是...那天,我问她,你真美,我能抽你一管血吗?”

  他像是回想到那天的场景,傻兮兮笑着,“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万磁王表示他没搞清楚二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逻辑关系。

  “大概...就是瑞雯觉得我好清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都不一样,所以答应了我。”汉克说。

  万磁王恍然大悟。

  翌日,万磁王迎着明媚的春光,保持着自己最最清纯的笑容(他一路上还是吓哭了好几个小孩子),畅行无阻地来到X教授的办公室。

  X教授正在看书。看到突然打扰的访客,他也只是礼貌地问:“埃里克,你有什么事情吗?”

   万磁王从身后取出了一把剃刀:“查尔斯,你的头发真好看,介意我为你换个新发型吗?我保证你会变得更清爽......”

  X教授十分感动,并建议万磁王立刻去世。

「六」

   正在理发的天启朝万磁王翻了个白眼:“我他妈都单身好几千年了。”

「七」

  “没有人会不喜欢旺达。”幻视说。

“我明白。所以你是如何俘获她的芳心的?万磁王揉揉眉心。”

幻视回想了一下,“我们经常聊天。从荒诞主义聊到现实主义,从万有引力聊到牛顿三定律,从宇宙爆炸聊到人类进化,从星星月亮聊到诗词歌赋...我认为聊天是增进感情的好方式。”

   万磁王抱着自己的初中毕业证书,绝望地哭出了声。

  「八」
  查尔斯翻动着书页,油墨的气息融合在浮动的尘埃里,在阳光下跳跃着。书上落下了一个影子。查尔斯抬起头,埃里克站在他的面前。

  查尔斯放下了手上的书。“好久不见了,我的朋友。”他微笑着。

  埃里克凝视着查尔斯蔚蓝色的眼睛,想要捕捉到一点惊讶,甚至是愤怒。 令他失落的是,什么都没有。就像是投入石子的广袤海洋,曾经翻涌、怒号、咆哮,最终隐忍它的是无边的平静与坦然。

  残忍的平静。埃里克想。

   他取下了自己的头盔,放在桌子上,终于捕捉到了查尔斯眼中的一丝惊讶。

“查尔斯,进入我的思想。”他说。

  “我的朋友,我不能这样做。”查尔斯拒绝道。

  埃里克丝毫不退让。查尔斯摇摇头,“我对你承诺过,我很抱歉。”

  “去他妈的承诺!”埃里克弯腰,两只手撑在轮椅上,与他对视,“我请求你,我允许你,进入我的大脑——去找找你那些该死的希望与爱,这不正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急促呼吸所喷出的热气,拂过查尔斯的脸颊,像是羽毛,像是利器。

  他叹了一口气,伸出右手,轻按在艾瑞克的太阳穴上,大量的记忆喷涌而来。
   痛苦。
   不甘。
   孤独。

  四面全是黑暗,只有远方丝丝缕缕缠绕的尽头,泄出几缕光。

  查尔斯先是快走,后急不可耐地跑了起来;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向那里跑去,被藏在埃里克记忆的最深处。

  希望与爱。

  那些痛苦与迷茫消失殆尽,取代的是阳光般温暖的舒适与喜悦。

  查尔斯眯起眼睛,烧得很旺的壁炉旁,坐着一个年轻人,微微弓起背,对着一盘棋若有所思。

  “到你了,埃里克。”他在微笑。

查尔斯紧闭双眼,泪水涌上眼眶。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这是什么?”他的声音发抖。

  “我的妥协。”埃里克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模糊又温柔。“你知道你能说服我做任何事。”

  “你知道我不会这样做,埃里克。”

  他们拥抱在一起,在埃里克记忆中最最温暖的地方,想要收紧双臂将对方融入自己的骨血,又想要轻轻相拥给予彼此安慰。

  够了,这就够了。

  埃里克将自己从拥抱中扯出,睁开了眼睛。

  “再见了,老朋友。”查尔斯说。

  “再见了,教授。”

  万磁王离开了X教授的办公室。
——————————————————————fin——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排版。
 
 
 

评论(30)
热度(201)

© 夹星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