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星饼干

于孤岛狂欢。

【江湖之远】三『蔺靖』

接一二,我不会插链接...
以下正文。

江湖之远三
 
  萧景琰酒意上头,几缕清风也难让他发热的脸颊凉下来。正欲举杯再饮,一个身影落下来,笼住他的半个身子。

  萧景琰的脸上有几不可见的潮红,有些失神的望向来人。蔺晨的目光闪了闪,摇摇扇子:“陛下不在宫里和群臣举宴齐欢,跑到这地方做什么?”

  “寻清净罢了。”他拾了个玉杯,斟了酒,推到蔺晨面前,“少阁主又为何在此?”

“寻清净罢了。”蔺晨笑笑,和萧景琰碰了下杯,扫了个干净的石头凳子坐下,随即一饮而尽。

  酒入喉的瞬间,一股火辣辣的灼烧感从嗓子眼蔓延到胃部,呛得他忍不住重重咳嗽了几声,几欲把喉咙也给翻上来。

  蔺晨眼角泛红,神色狼狈,样子十分滑稽。他吸了吸鼻子,狠狠地瞪着萧景琰:“你这酒是什么鬼玩意儿?”

  萧景琰平静地与蔺晨对视,那双黑而清澈的眸子直直望向蔺晨的心底,眼底的笑意却一点又一点地加深,就要溢出来一般。他一手握拳,抵了抵鼻子,偏过头去,展露了一个无声的笑容。

  蔺晨借着月光,能看见萧景琰嘴唇弯起的好看的弧度,还有眼角细细的皱纹,轻松又温柔,使蔺晨的心也轻快而柔软。

  萧景琰笑意未退,眼神明亮,抿了抿唇,缓缓吐出两个字:

“泄愤。”

  蔺晨听罢,也忍不住笑了,又立刻绷住脸:“你整我一回,我整你一回,咱俩平了。”

“先生整我可只有一次?”萧景琰正襟危坐,面上却带着戏谑,“更何况这本就是先生喝不来烈酒,又强怪到我身上,何来我整你一说?再者说,君子坦荡荡,报复就要报复的光明正大,我可从来不干那些耍小孩子脾气的事。”

“你!”蔺晨一急,瞪着萧景琰无辜的脸讷讷半响,找不出反驳的话,只得转身摇了摇扇子,冷哼一声,语气不爽:“油嘴滑舌。”

“先生过奖了。”

  天空炸开几朵绚丽的烟花,又转瞬即逝,将院内映照地如同白昼。蔺晨趁机端详萧景琰的脸,觉得喝了酒的萧景琰比清醒时候的可爱多了,每天端着个架子,真是白瞎了他的那张好脸——虽然现在嘴讨厌了些。

  蔺晨有些入神,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认真仔细的观察萧景琰的外貌。从修长的眉,如墨一般的眼睛,到挺拔的鼻梁,抿着的薄唇——据说这是薄情的标志;向下是脖颈,喉结随着饮酒动了一下;再到身躯,腰部,最后视线落到骨节分明、白皙的手指上。

  这哪里是一双武将的手啊。蔺晨想。

  萧景琰的手举起玉杯,蔺晨的眼往上抬,看到他又饮了一杯,还摇头叹道:“军队里的烧刀子,还真是很久没喝了。”

  蔺晨把玩着手中剔透的玉杯,嘟囔了一句:“焚琴煮鹤。”

  “真是让先生这类风雅之人见笑了。”

   他说“先生”,而非“少阁主”。
 
此时酒劲泛上来,让蔺晨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变得飘忽不定。后来他想,他那晚同萧景琰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呢?——似乎都忘了。
 
  然后最深处的记忆又一次翻涌上来。他没有与萧景琰对话,两个人静静地看着月亮从雾中一丝丝探出头来。明明什么都没有,却让蔺晨觉得他已经和萧景琰坦诚相待。
 
  与萧景琰相处的时光反复被他刻意遗忘又记起,这过程让蔺晨产生岁月交叠、时光飞逝的错觉。

  金陵城依旧如两年前一般繁华,蔺晨走到皇城脚下,一袭白衣甚为扎眼。

  旁边几个小姑娘绕过他,叽叽喳喳,目光时不时小心翼翼地落在他身上,又小心翼翼地收回来。蔺晨转头,冲她们一笑,立刻引得姑娘们羞红了脸。

  金陵的美人儿啊——真害羞。他自翊风流,流连于花草之中,心也飘飘停停,可一路奔驰,却在这偌大喧闹的金陵城中安稳下来。

  他闭上眼睛,一双清澈的眸子浮现在脑海中。

  夜幕降临,金陵归于沉寂。

  萧景琰用了晚膳,批奏折一直到深更。期间宫女来来回回换了几盏茶,他都没有印象。

  手腕十分酸痛,萧景琰放下笔,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想唤那掌灯的小宫女,却瞥见了烛前白衣的一角。

  惊愕一瞬间扩散至整个瞳孔,萧景琰甚至都没有惊怒与怀疑——怀疑这擅自闯宫的人究竟是谁,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让他尘封了两年的回忆如潮水般汹涌进他的脑海,掀起了一场惊涛骇浪。

  萧景琰站直身子,面上浮现出一个错愕,欣喜,又不知所措的表情,他的双手甚至在微微颤抖。

  蔺晨不慌不忙的重新点燃了一排蜡烛,微弱的烛光汇集起来,使殿内亮了一些,这样他能看清萧景琰的脸,熟悉又陌生,有一些东西在两年的空白内悄然发生了改变。

  萧景琰听到自己的喉咙深处发出了声音:“你怎么来了?”

  “陛下不欢迎我?”蔺晨转过头去,摆弄那排蜡烛。

  萧景琰听到那声“陛下”,身体微不可见的僵了一下,然后声音就不经大脑地从口中流出:“宫中自有宫中的规矩。”

  那边很久没有没有声音。萧景琰暗自懊恼,正想解释几句,蔺晨来回踱了几步,复而扭头,突兀地来了一句:

“你不回我信。”

  语气平淡又笃定。萧景琰愣了一下,错开蔺晨的目光,盯着案上的一个木盒子,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半晌,才缓缓道:“这不成体统。”

  蔺晨点点头,突然一个跨步上前,一把捞走案上的木盒子。萧景琰还没反应过来,蔺晨已经打开那木盒,轻佻地吹了声口哨:“回江湖浪客的信不成体统,收藏江湖浪客的信便成体统了?”

  “你……你放肆!”

  萧景琰又羞又恼,手紧紧握成拳,眼角发红地看向蔺晨,却又咬牙一个字都不肯说。

  蔺晨只觉得心里面的哪根弦被触动了一下,这张脸和两年前重叠在一起,让他的心里重新回忆了一些酸涩的记忆。

  他摇了摇头,苦笑道:“罢了,不闹你玩儿了。”
 
  萧景琰低下头,没有说话。他肩膀耸动了几下,似乎隐忍着什么情绪,握紧的拳松开,又再次握紧。他抬起头来,带着某种决绝的坚定,那是与在梅长苏灵堂前如出一辙的表情,与蔺晨对视。

  “我喜欢。”萧景琰极力隐藏着声音中的颤抖,身体依然站得端正,“我喜欢,就收着了,收了两年。”

  蔺晨的感官似乎在一刹那尽失,他的心脏跳得飞快,脑海中回荡着萧景琰刚刚所说的话。

  ——我喜欢。
————————————————tbc——————————
Oooooo我要写肉!这俩人真是叽叽歪歪慢死了!
妈蛋上课写小说被老师发现批了一顿……但愿他看不懂我写的什么吧…

评论(3)
热度(16)
  1. 风从窗前过夹星饼干 转载了此文字

© 夹星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