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星饼干

于孤岛狂欢。

【江湖之远】二 [蔺靖]

如题,一个庙堂与江湖的故事。
好喜欢景琰啊。
————以下正文。
【江湖之远】二
  从琅琊阁到金陵,不过两个月的路程。蔺晨曲曲折折,走了不少弯路,游山历水,足足走了四月又有余。

  这期间他一共给萧景琰写过四封信,萧景琰只字未回。蔺晨望着那空手而归的鸽子,总觉得这事儿做的不像自己的风格。

  他想,罢了。

  回过神来,纸上墨迹未干,鸽子在案旁咕咕叫着。他静默了一会儿,挫败地叹了口气,将纸卷进鸽子腿上的小筒中。

  鸽子领到任务,看都不看蔺晨一眼,扑棱几下翅膀,飞入碧天,不寻痕迹。

  蔺晨举起扇子,朝那鸽子遥遥点了一下:“个小没良心的……”

  尾音湮没在一片山林雾霭间的月光中。

  蔺晨第一次见到萧景琰的时候,大概也是这样的月光。

他记得那时的萧景琰一个人跪在灵堂里,听到响声,缓缓转头,清瘦的脸上无悲无喜,任由烛光在他脸上打下晦暗不明的光影。

  可他的目光深处却流露出一种坚定,犹如在黑夜里熊熊燃烧的烈焰,有某种不可言说的执着和决绝。

  蔺晨在那样的目光注视下,只觉得心中暗流涌动。

梅长苏曾经请求他留在金陵一年,他想,他还是不够了解自己的朋友。

萧景琰在梅长苏下葬之后大病了一场。病状很怪,高烧不退,昏迷不止。太医院束手无策,只得请来蔺晨。蔺晨下了三副药,第三天的时候萧景琰醒来,他便在药里又多加了一味黄连。

  萧景琰神智刚刚清明,喝下第一口药,险些又昏了过去:“少阁主,这药为何如此之苦。”

  蔺晨瞥了一眼萧景琰,端起药碗,悠悠吐出两个字:

“泄愤。”
 
  余光里萧景琰的脸色白里透绿,此刻蔺晨抛弃了救死扶伤照顾病人的为医之本,只觉得身心舒畅,连天气都好了几分。

  蔺晨一开始也只是泄愤。他与梅长苏这层关系,萧景琰自然厚待他,便恃宠而骄,愈发恣意妄为。有时候萧景琰气得面色发青,却还是坐得端正,丝毫不疏礼。

  他这副样子让蔺晨觉得十分有趣。蔺晨也知道,若是旁人,早就被斩首八百回了,这不过是看在梅长苏的面子上,在萧景琰的心里,蔺晨就算再放肆再厉害,只不过是一个标签——梅长苏的朋友,才容忍蔺晨,与之相交而已。

  想到这里,蔺晨又隐隐有些吃味。

  蔺晨钦佩萧景琰的风骨,也有时候觉得他的古板礼数可笑又可怜,出于一种微妙的情绪,就总忍不住用言语欺负他。每每萧景琰用那双鹿一般的眼神看向他,用低沉又隐忍怒气的嗓音交谈时,蔺晨就忍不住心神激荡。

  —— 这才是萧景琰,正直而挺拔,鲜活又生动。

  中秋节那天,金陵城突然天气转冷,下了一场薄雾。晚上消散了一些,但那轮满月仍旧看得有些依稀。

蔺晨游离于舞乐欢宴之中,觉得闹心,便一个人溜出来寻清净,竟不知不觉走到苏宅门前。
庭院内的竹子熙熙攘攘的生长着,曾经赏竹的人已逝,这样孤零零的一丛,透出股灰败悲凉的味道来。

  竹林影影绰绰之间,蔺晨捕捉到一个人影,便悄无声息的走上前去,遥遥望见了一个人独坐于亭,对月独酌。

  是萧景琰。

_______tbc

总是很短小啊...下次写够3000再发吧。

本来打算写个短篇磨磨肉的...结果和脱肛的野马一样不可收拾了...

  手机抽了...怎么这篇发出去看不到...

评论(1)
热度(18)

© 夹星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