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星饼干

于孤岛狂欢。

【江湖之远】[蔺靖]

突然的脑洞。大概中篇。后期有肉。
以下正文。
————————
一.
琅琊公子榜首空缺的第三个年头。

    初春的雨绵绵了几个时辰,便悄无声息的消匿了。日光乍现,空气中隐有湿暖,一向庄严肃重的皇宫竟有林间清芳之气,倒是让萧庭生难得心旷神怡了一回。

今日他被传唤进宫,例行检查这个月的课业。走入殿内,高公公突然迎了上来,拦住他。
对方压低了声音,露出了一个恭谦的笑容:“殿下请稍等片刻。”

萧庭生不明所以。此时一只白鸽从殿内低低地飞出,掠过他的脸颊,只留下一缕清风。他认出来这是琅琊榜蔺少阁主的鸽子——对于这能自由出入皇宫的信使,他现在是见怪不怪了。

殿内光线昏暗,只有帝王案侧几排烛火,伴随着微小的气流摇曳。萧庭生好奇地望向萧景琰,只是这一眼,便让他呼吸一顿,愣住神来。

他见过萧景琰许多样子。读书的谨肃,列兵的威严,杀敌的肃杀,偶有课业做的好时,他嘴角的一抹赞赏;往往背脊挺立,仪态端正。自那位“麒麟之才”苏先生离世后,他像是攒了一股什么劲儿似的,又因之身居高位,他几乎没有见过萧景琰什么时候松懈过。

萧庭生离他不远,七八步的距离,他却没有察觉,眼角低垂,背脊微弯,神态放松。手中正拿着一片纸,微微出神。

在印象里,萧景琰即使是在独处的时候,也不肯丢卸盔甲。可此时的他,却做出了一种毫不设防的姿态。

  他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可萧庭生却能感受到这时的萧景琰,是舒展的,是放松的,甚至是——欣喜的。

萧景琰放下手中的纸,似回过神来。高公公用目光示意,萧庭生略略一定心神,走上前去,行礼请安。

  萧庭生一向认真,不出意料的让萧景琰很满意,又询问了萧庭生最近的生活起居,气氛倒也和睦。

  萧庭生拢拢衣袖,浅笑道:“刚才看到了琅琊阁的鸽子,乖巧伶俐,一看就知是主人喜爱,养得真漂亮。”

  萧景琰不着痕迹的将信纸收入袖中,语气平淡:“这鸽子确是蔺少阁主所爱,他这些年来游历四海,见识颇广,不过是看朕在宫里无暇外出,寄来些游览山水的趣闻奇事罢了。”

  萧庭生颔首低眉,笑道:“听陛下所言,此人必是个潇洒不羁之人,儿臣也竟起了结交之意。”
  萧景琰翻了翻案上的奏折,“我与蔺少阁主略有交情,”话顿了顿,定定看向萧庭生:“不过庙堂之高,江湖之远,点到为止。再深之处,便不是我所能窥探的了。”

  萧庭生行了礼:“儿臣知道了。”

  心里却暗暗忖思:这个琅琊阁主,究竟为什么让陛下如此在意?
————tbc

诶呀这个格式好烦...改好几遍...

评论(3)
热度(18)

© 夹星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