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星饼干

于孤岛狂欢。

【叶王】入梦来

大眼生贺,xjb写流水账。
少量黄橙注意。

北京昨夜下了一场雪。等第二天王杰希早上出门的时候,雪已经积到脚踝,这时候晨光初露,街上没什么行人,白茫茫一片。王杰希呼出一口冷气,感到有种没由来的开心。他拍了一张照片发到朋友圈,配上文字:

第一场雪。

他把手伸进大衣口袋里,踏雪前往早店铺。老板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子,笑眯眯给王杰希打包了两份早餐。你老婆很幸福啊!老板说话带着一点点南方口音,听起来很舒服。王杰希笑着“哎”了一声,提着热气腾腾的早餐逆着风挪动。他在上楼的时候忙里偷闲地刷了会微信,果不其然看到蓝雨队员酸溜溜又不失艳羡的评论。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王杰希开了门,客厅空荡荡一片。

叶修还坐在床上,看样子还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啥时候出去的啊,我都没听见动静。叶修揉着自己鸡窝般的头发睡眼惺忪地说。看你睡得香,没舍得打扰你。王杰希一边说一边脱大衣,听见身后半晌没有声儿,扭过头发现叶修正定定望着他。他把手贴到叶修脸上,叶修被冻的“嘶”了声,猛地抓住王杰希的手,在他的嘴唇上若有若无的亲了一下。

没啥,就是一瞬间感觉特喜欢你。叶修说。

有病。王杰希拍掉叶修居心不良的手,却在走进厨房的时候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很小的弧度。他身上还穿着叶修送给他的毛衣,厨房不知某处凉风渗进来,他却不觉得冷。

别忘了收拾行李。他冲叶修说。

他们这一批选手里最先结婚的是韩文清。对方是个温柔娇小的姑娘,愣是把韩文清吃得死紧。联盟里一开始把这个当笑话讲,紧接着喻文州也不声不响地结婚了。再到后来,大家生活基本都步入正轨,晒娃晒新婚晒工作成了常态。三十而立嘛。叶修说。褪掉荣耀光环,他们也不过是普通人。

最后就是苏沐橙。讲句实话,王杰希对她怎么和黄少天凑到一起有点意外。但叶修只是十分淡定地抽了根烟,说早就料到了。当时王杰希对他那仿佛神算子一样的语气搞得十分不爽,后来转念一想,叶修毕竟也算苏沐橙三分之二个哥哥。退役后苏沐橙跑到广州做起了黄太太,俩人一个学管理一个学英语忙到天昏地暗,呕心沥血终于补到义务教育水平,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还差个婚礼。

婚礼前一天,王杰希和叶修坐上了飞往广州的飞机。到酒店的时候,才发现一大帮子人已经积聚在那里。王杰希和喻文州韩文清他们问了好,张新杰正和张佳乐孙哲平展示他一岁半的小女儿,两位光棍抱着手机,眼里写满了羡慕。

来了那么多人啊。王杰希和喻文州闲聊。喻文州眨眨眼睛,少天那边亲戚比较多,我们都是被叫过来充娘家人的。

当天晚上叶修没睡好觉,连带着王杰希被他持续一夜的翻身声也折磨的一宿没睡。第二天叶修起了个大早,穿上西装捯饬地人模狗样,拽着王杰希就往会场跑。王杰希一没睡好大小眼就格外明显,在婚礼过程中收获了无数黄少天亲戚的注目礼,只得在心中怒骂叶不羞八百遍。

喻文州和楚云秀是伴郎和伴娘,叶修则临时充当了一把苏沐橙的爸爸。她挽着叶修走上红毯,手捧鲜花,王杰希他们站起身来,张佳乐顺手抢了一把他篮子里的花瓣。苏沐橙缓缓从叶修身旁离开,像是离开了一棵为她遮风挡雨的树,走向洒满鲜花的红毯。红毯的那一头,是她的丈夫。

黄少天把刘海梳到后头,看上去稳重了不少。他温柔地笑着,看着苏沐橙朝他走来,目光中流露出一种得偿所愿般的幸福,极其珍重地亲吻了苏沐橙的额头。欢呼声鼓掌声不绝于耳,王杰希瞥见叶修还定定站在那个地方,扭过头偷偷抹了一把眼睛。

不过事实证明黄少天这个人还是话唠本性一点没改,发言的时候喋喋不休了半个小时,回顾起把叶修当假想情敌的峥嵘岁月。叶修最后一点惆怅终于被磨没了,他拽着王杰希小声嘀咕,沐橙究竟是怎么忍受黄少天和他搞起来的。

王杰希非常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叶修被那大小眼看得发毛,只听王杰希缓缓开口——你抽烟,喝酒,还虚胖脸,你说我是怎么和你搞起来的。

那还真是谢谢您多包容了。叶修虚情假意地道谢。王杰希“呵”了一声,只听叶修神秘兮兮的凑过来,不如您再多包容我一下,让我今晚搞一搞?

王杰希面不改色,翻了个大白眼。他想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黄少天改不了话唠,叶修改不了不要脸。

等过了草长莺飞的二月,王杰希的一件大事终于被提上了议程——开一家餐厅。他和叶修每日窜上窜下,请来楼冠宁孙哲平帮忙,还是忙活到五月底才完工。开张前的第一顿饭是请联盟里的人吃的,王杰希决定顺便集思广益,给餐馆起个名字。黄少天力荐韩文清,说老韩退役后在大学里选修过中国古代文学鉴赏,和他们这群半文盲肯定都不一样。韩文清说自己也想不出来什么好的,随手从包里抖出一本唐诗宋词递给王杰希,说随便挑一页吧。

王杰希递给叶修,叶修随手翻看一页,他们凑过去,上面有半句诗:

铁马冰河入梦来。

这个好!黄少天拍案而起,就叫铁马吧,霸气,爷们儿;张佳乐说还是冰河好听,凉快,清爽,高贵冷艳。

王杰希沉吟了一会儿,突然脑中灵光乍现。

不如就叫入梦来吧。他说。

挂上招牌,这店就这么开张了。顾客来来走走一批又一批,王杰希在后厨开发新菜谱,守着砂锅专注地好像在操纵王不留行。叶修算完今天的账,就搬了个小马扎看王杰希炖汤。

魔术师大大,还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叶修问。

王杰希几乎秒回。我生日呗。怎么了?

叶修觉得王杰希这个人真是不按套路出牌。王杰希见他没有后话,又专心致志的捣鼓他的汤去了。他听到叶修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搬着小马扎挤到他旁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

婚否?叶修问。

王杰希低头看着叶修。他整个人以一个非常狗腿的姿势蹲在蚂蚱上,身上套着那件三天没洗的运动衫,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丧。王杰希看着他犹豫了一会儿,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成吧。王杰希伸出一只手。

二人迅速完成了交接仪式,叶修又搬了一个马扎,两个人一起狗蹲着。王杰希咂吧咂吧刚才的场景,咋吧出一丝不对劲儿。

我觉得你这个日子选得太不人道主义了。王杰希说。

何以见得?叶修问。

你说到时候咱俩掰了,我每年过生日的时候得多膈应啊。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相处那么多年,果然王杰希还是脑子有病。大写的有病。

他凑过去给了王杰希一个绵长的吻。搞一搞呗。叶修说,顺便亲吻王杰希的眼睛。王杰希没说话,叶修就当他默认了。

当天晚上王杰希做了一个梦。那个时候他还是微草的小队长,肩抗微草的未来毫不犹豫地向远方飞去。很多人来了,很多人走了,他说不清这场战役他到底是胜是负,但王杰希非常幸运,因为他从未迷失过自己。

啊,还顺带捡到了一个叫做君莫笑的奇怪家伙。

那汤在厨房里孤独的炖着,香味飘远。叶修本来想问问是不是要关火,又舍不得把他叫起来。

他想,顿吧。慢火顿久了,顿出些不一样的滋味来。

——————————————————end。

评论(12)
热度(158)

© 夹星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